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推荐: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武汉视野 > 资讯 > 正文

山东兰田控股股权变更迷雾重重,582名居民股东期待立案查真相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1-07 17:52
摘要:
兰田集团创始人 化书善 2019年年末,代表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兰山街道办事处水田居委会582名居民股东,多次进京进行刑事控告山东兰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田控股)董事长王

  

  兰田集团创始人 化书善

  2019年年末,代表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兰山街道办事处水田居委会582名居民股东,多次进京进行刑事控告山东兰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田控股)董事长王士岭涉嫌侵吞集体财产、挪用公司巨额资金和职务侵占等问题的21名股东代表再次回到了水田村。尽管有关部门一再要求尽快立案查清582名居民股东所反映问题的事实,但是,早在一年前成立的“兰田集团调查组”,虽然已名存实亡,却成了582名居民股东控告王士岭一个绕不过的障碍。当地公安机关一直告诉反映问题的居民股东们,因为兰山区政府成立了“兰田问题调查组”,在政府的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所以他们无权、无法立案。

  582名反映问题的居民股东们告诉记者:这个由兰山区政府成立的所谓“兰田问题调查组”,一年多来其实什么也没有调查,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侵占居民们股权的王士岭,致使公安机关有案不能查,有案不能立。

  兰田控股的582名居民股东之所以控告王士岭侵吞集体财产,是因为兰田控股的创始人化书善2018年5月刑满释放以前,582名居民股东的股权被严重稀释,利益被侵占的真相逐步被知情者化书善揭露并展现在公众面前。

  祸起引资入股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临沂市兰山区水田村,和周边同样贫穷的村庄相比,面积小、人口少,村集体经济更是一穷二白。为了让村民们致富,时任水田村支部书记的化书善敏锐地捕捉到了经济大潮即将到来的潮汛。1986年,他带领水田村建起了临沂市第一家以纺织品为主的批发市场。

  此后,经过20年的滚动发展,到2005年已经发展成为占地近2000亩,集商品市场、现代物流、进出口贸易、房地产开发、新型建材等为一身的兰田控股集团。

  当年舟车不通的四塞之崮,到如今万商云集的“物流之都”,第一批弄潮儿化书善和水田村的村民们都是临沂物流之都成长的亲历者和参与者。面对地方不断出现的“大棚底”批发市场,临沂市在2003年推出了“改造提升市场,升级商贸城”战略,该战略其中有一项重要的政策:属招商的外资可优先供地。

  化书善在这项政策中看到了商机。很快,化书善与深圳商人徐东方、肖小虹夫妇几经接洽,与徐东方夫妇的香港华药生物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华药物流园项目框架协议。

  化书善的目的是借港资拿地,享受招商引资的优惠条件,但是,随着双方合作的进展,徐东方夫妇认为其在华药物流园项目获取土地方面起了关键作用,于是不再满足于框架协议中与兰田控股达成的“二八分成”,通过协商谈判徐东方夫妇先是将分成比例调整为“三七开”,再然后,徐东方夫妇通过各种渠道施加压力,最终达成兰田控股享有55%分成、徐东方夫妇享有45%分成。但是,协议重新签订后,兰田控股派驻的管理人员仍然未能进入华药项目,项目再次大面积停工。2005年8月5日,临沂市政府召集项目双方以及商户代表参加座谈会,肖小虹拒绝把项目主导权交由兰田控股操作。

  在银行催贷等压力下,兰田控股以徐、肖夫妇挪用巨额资金为由向当地司法机构乃至公安部经侦局进行控告。2005年9月26日,临沂市政法委牵头公、检、法和纪委组成联合专案组,同时将化书善夫妇和肖小虹夫妇抓捕关押。一场由合作而引起的商业纠纷最终演变成了一场刑事案件。

  获多项罪名是从内部作证

  2005年10月,临沂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启动对化书善、徐东方夫妇互相举报的侦查。此时,身陷囹圄的化书善书面“委托”王士岭主持兰田控股的工作。

  王士岭是1990年8月被化书善从郑旺苎麻脱胶厂聘任到当时的兰田集团任董事兼副总经理的。

  2005年11月,在未办理任何手续并被羁押了59天后,临沂市人大常委会罢免了化书善山东省第十届人大代表资格。2006年6月3日,临沂市政法委协调临沂市检察院反贪局大要案组成立专案组,以兰田控股、化书善涉嫌“行贿”进行查处,但后期罪名均不成立。在被临沂市检察院侦查期间,化书善再次“被要求”书面“委托”王士岭主持兰田工作。

  此后,化书善被指控涉嫌“诈骗、非法吸储、挪用资金”等九项罪名。但在2009年10月19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临刑二终字第159号《刑事判决书》改判兰田控股“逃税罪、虚报注册资本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成立,对兰田控股判处单位罚金1695万元;对化书善“逃税罪”的个人罚金2405万元;数罪并罚合并执行15年。陆文贞(化书善之妻)以“挪用资金罪”被判刑三年、缓刑五年。而徐东方、肖小虹夫妇在2009年7月二审以“挪用资金罪”分别被判刑7年和10年。

  在对化书善的“挪用资金罪”指控中,已经被化书善书面委托主持兰田控股的王士岭,给侦查机关出具了一份超市借款材料证明化书善挪用资金。这家超市是郭学艺租赁兰田控股房产,按照兰田控股的规划要求开设。这份借款材料王士岭和其分管的家电厨卫市场经理顾怀良一起向化书善汇报过。这部分费用是下属公司出面替他人申请的借款。法律卷宗显示,郭学艺称因兰田集团电子商品营业楼经营不下去,顾怀良找郭学艺,想让他租下来搞个超市。郭学艺同意但提出向兰田控股借款100万元。王士岭将其分管的工作责任转嫁到化书善承担。

  化书善入狱的另一个罪名是“逃税”,但他认为其实是“欠税”。因为2005年6月,兰山地税局和兰山办事处共同召集“欠税督交专题会议”。会后,化书善安排公司财务总监韩伟与兰山地税局对接,商榷兰田控股上交欠税批次和数量。王士岭作为董事,是前述情况的知情人员。判决书显示,韩伟作证称,“我来集团之前,化书善都有安排,偷税行为已出现了,我来之后也改变不了,我得听化书善的……”该证词成为原审法院认定兰田控股和化书善逃税的主要证据。

  庭审卷宗还显示,韩伟在2008年3月25日陈述“一直到2005年公司出事前,税务机关都是给兰田集团下达定额指标”。化书善告诉记者:兰山地税局历年对包括兰田在内的纳税企业,采取的缴税方式是年初核定缴税数额,来年4月左右再混算清缴查账,对已缴清当年核定税款、查账后应当补缴的税款允许拖欠。王士岭只要向办案人员提出兰田控股参加欠税督交专题会议”,办案人员应该会查明兰田到底是“欠税”还是“逃税”。

  但是,在兰田控股,无论是王士岭还是其他人员,无人向办案人员提出兰田控股参加“欠税督交专题会议”的相关材料。2006年11月,临沂市地税稽查局裁定兰田控股逃税。

  在多年后化书善的申诉中,虽时任官员已经几经变更,但有两位当时参会人出具证据,证明当时有官员和包括兰田控股在内的企业代表共约30人参加了这次“欠税督交专题会议”。

  2016年3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化书善申诉一案”再审。公诉人就“逃税”一事辩称,“兰田集团没能按时交纳逃税罚金和滞纳金,再审申诉人不能受益于"刑法修正案七"所豁免的刑责”。按照“刑法修正案七”规定,只要兰田公司缴纳“漏税”款项,化书善的该项罪名也无法认定。而此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变更为王士岭,化书善的股权已经被以870万元强行“拍卖”给“兰山资产管理公司”,化已经没有任何资格控制公司。而已经被王士岭控制的兰田控股直到现在也没有将该笔“逃税”的款项缴纳,化书善的“逃税”在再审中被“坐实”。

  繁杂的股权变更后高管财富剧增

  化书善身陷囹圄在押后,曾于2007年12月28日通过律师捎信,让自己女儿代行其在兰田控股的10%持股权益。此时,主持兰田控股全面工作的王士岭给予回复称:“公司经研究对信上提出的事情不同意”。也就是在这一天,根据兰田控股董事会会议纪要显示,包括化绍权、韩伟、孙如昕三人在内以“董事会决议”名义签字,选举王士岭为兰田控股董事长并变更“法定代表人”,而化绍权、韩伟、孙如昕此时却根本不是兰田控股的董事会成员。

  2007年12月29日,在没有履行任何罢免程序的情况下,兰田控股变更工商登记,董事长由化书善变更为王士岭。未经股东大会选举,将化绍权等三人登记为兰田控股董事。化书善认为这一系列变动违反公司法和兰田公司章程。

  2008年的最后一天,化书善在羁押期间,王士岭陪临沂市、区、办事处相关领导在临沭法院与化书善见面。兰山办事处一位副主任称,为筹划兰田控股上市、理顺股权结构,建议化书善把10%股份转给王士岭代管。化书善拒绝了这一要求。

  根据会见谈话记录,2009年11月27日,王士岭等原董事成员到狱中会见化书善。化嘱咐,“公司特殊时期,董事长和总经理职位应当分权制衡兼任,并提出总经理人选;对公司原留存、回购股份不能动”。但是,2010年底,王士岭让自己的儿子王清东进入兰田控股成为董事成员兼任总经理。

  其实,兰田控股是一家由临沂市兰山区水田居民持股会持股42%的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的创始人化书善在公司成立时,就设置了这一公司股权结构,目的是让水田村的村民们都能享受到公司发展所能带来的红利。

  根据兰山办事处《关于水田居委企业改制分离中有关问题的意见》第三条,“在资产分配中,为增强股份制企业的发展后劲,经居民代表会讨论通过后,可以从总资产中留出部分作为股份制公司的公积金”文件精神,兰田集团和水田居委会共同出台了“关于兰田集团总公司经营管理层权益分配的决议”。最终确定“居民持股会”享权占股42%;创始人占股10%;包括王士岭在内的69名经营层股东占股27.479%;公司改制回购72名股东占股9.72%和备存股份10.801%共计占股20.521%留作公司公积金。

  2001年8月30日,兰田控股的前身山东兰田集团有限公司经兰山区体改委批复实行居企分离改制,登记为注册资本8千万(元、股)。王士岭持有公司股份1.6%。

  2010年3月《博尔信评估报告书》显示山东兰田集团有限公司资产11亿元,按此评估,兰田集团改制时留作20.521%的公积金股份价值2.26亿元之多。根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2011年6月,王士岭等人把公司20.521%自持股以不足一千万元价格转至18人名下。此事集团监事长何彦军却并不知情,也未召开股东会进行相应说明。这其中,原来登记在陆文贞名下的8%自持股未经代持人签字同意也被变更登记。交易完成后,八名董事总占股32.74%,其中王士岭占股12.78%、其子王清东占股1.65%。

  《新京报》“经济探针”曾梳理兰田控股股权变更的轨迹:工商登记显示,2011年6月27日,临沂瑞兴市场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瑞兴公司”)注资成立,王士岭等18名自然人出资1470万元占股49%,兰田控股出资1530万元占股51%,这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都是王士岭。其中王士岭注资350万元占股11.67%,其子王清东注资130万元占股4.33%,其外甥孟宪伟注资35万元占股1.17%,会计丰茂臣交现70万元占股2.33%。

  王士岭等人将原属兰田控股100%投资的十余个市场项目重新装入瑞兴公司。天眼查显示,居民股东名下42%占股实际在该公司仅占21.42%,其父子在瑞兴公司占比持股则超过全体居民股东达到23.36%。

  事实上,王士岭等人占有兰田控股总股本65%的权益,对应占有兰田溢价资产达到10余亿元。

  化书善告诉记者,这等于王士岭等人从原本包括居民股东在内共占股52%的他人权益中,又剥离拿走了49%约占总股本17%(52%×49%×2/3)的对应资产,致居民股东名下42%占股实际已被稀释仅剩28.27%,而王士岭等人则事实占有了总股本65%(48%+17%)的权益,其中仅侵贪占股就达到39.021%{20.521%+17%+1.5%(刘新某等小股东占股)}。

  因此,无论是按2010年3月评估资产11亿元,亦或按现今市价资产30亿元计算,王士岭等人侵贪股份资产加历年分红总额已达5—13亿元之巨。

  582名居民股东希望立案侦查真相

  从2005年化书善与港商双双落狱,到2018年5月刑满释放,让化书善无法理解的是,2005年时已经发展成为占地近2000亩,集商品市场、现代物流、进出口贸易、房地产开发、新型建材等为一身的兰田控股,经历十余年的时间,王士岭控制下的兰田控股,没有为企业的长远发展购置储备土地,反而将兰田控股的最优质土地转卖360亩。

  其中涑堤南路两侧占地170亩分别转卖他人建起台湾城和多乐汇商城;另将建设集团预制场17亩、租赁站20亩、钢结构厂120亩转卖他人建成市场、加油站和华源锅炉厂;还将五金市场宗地20亩、配载公司卸货场10亩转卖他人建起广和国际大厦和怡景丽家家居城。兰田加油站10亩卖给个人建成了至今烂尾的“临沂世纪城”。

  2009年9月2日,兰田集团所属的山东金兰现代物流发展有限公司发生重大爆炸燃烧事故,造成18人死亡,10多人受伤。此后,事故责任追究,兰田集团的法人、董事长、未缴清企业欠税的王士岭却丝毫未受到影响,反而先后成为了临沂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山东省道德模范、山东省党代表、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等等头衔。

  曾经最早建设批发市场,成为当地物流批发领头羊的水田村,无论是居民们的福利还是居住环境曾让周边村民们羡慕不已,如今与周边相比已经远远落在后边。水田村的荣誉和优越已经成为历史,与之相反的是,兰田控股董事长王士岭个人却是获取了无数的荣誉。

  化书善出狱后,梳理、收集证据,书写兰田控股以及他与王士岭过往的恩怨纠葛,几乎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化书善认为,老板坐牢十多年,而招聘来的“管家”最后却成功上位,在他落难的时刻,王士岭应该感恩图报,但最终却“落井下石”。另外,化书善还收集到新的证据,向最高法申诉并正在履行相关程序,他相信无论是他自己的问题还是王士岭的问题,最终都要靠法律去解决。

  另一个层面显示,临沂市城建执法局赵某、血站付某等人因涉牵兰田控股行贿被判刑十年以上。近期一批牵涉官员正在浮出水面,因被举报的原临沂市常务副市长、后调任山东省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的李沂明2019年 4月11日在其办公室割腕自杀身亡;原兰山区政法委书记、常务副区长、商城管委会书记顾文明被调查期间8月4日病亡看守所……这些,使兰田控股背后的官场正拨开迷雾。

  针对化书善所述,和兰田控股582名居民股东多次进京进行刑事控告王士岭涉嫌侵吞集体财产,职务侵占等问题,兰山区委一名官员告诉采访的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王士岭的问题,区政府成立有调查组,但调查组的组长现在已经调离,现在应该已经找不到人员在办公,之所以王士岭的问题迟迟没有启动立案调查程序,是因为考虑到水田村众多村民吃饭的问题,当年兰田集团的创始人化书善被查关进监狱后,兰田集团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现在,区委区政府担心王士岭被查后,兰田集团会重蹈当年化书善被查后的覆辙。

  兰田控股的股权变更中,王士岭等人是否涉嫌侵吞集体财产?众多居民股东的利益是否被侵占、稀释?在股权变更中,王士岭等人是否涉嫌职务侵占中饱私囊?这一切,582名居民股东亟待一个公正的答案,21名股东代表表示,当地政府如果继续以调查组的名义阻挠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他们将继续控告下去。对此,记者也将继续关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山东兰田控股股权变更迷雾重重,582名居民股东期待立案查真相

admin
摘要:
兰田集团创始人 化书善 2019年年末,代表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兰山街道办事处水田居委会582名居民股东,多次进京进行刑事控告山东兰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田控股)董事长王

  

  兰田集团创始人 化书善

  2019年年末,代表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兰山街道办事处水田居委会582名居民股东,多次进京进行刑事控告山东兰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田控股)董事长王士岭涉嫌侵吞集体财产、挪用公司巨额资金和职务侵占等问题的21名股东代表再次回到了水田村。尽管有关部门一再要求尽快立案查清582名居民股东所反映问题的事实,但是,早在一年前成立的“兰田集团调查组”,虽然已名存实亡,却成了582名居民股东控告王士岭一个绕不过的障碍。当地公安机关一直告诉反映问题的居民股东们,因为兰山区政府成立了“兰田问题调查组”,在政府的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所以他们无权、无法立案。

  582名反映问题的居民股东们告诉记者:这个由兰山区政府成立的所谓“兰田问题调查组”,一年多来其实什么也没有调查,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侵占居民们股权的王士岭,致使公安机关有案不能查,有案不能立。

  兰田控股的582名居民股东之所以控告王士岭侵吞集体财产,是因为兰田控股的创始人化书善2018年5月刑满释放以前,582名居民股东的股权被严重稀释,利益被侵占的真相逐步被知情者化书善揭露并展现在公众面前。

  祸起引资入股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临沂市兰山区水田村,和周边同样贫穷的村庄相比,面积小、人口少,村集体经济更是一穷二白。为了让村民们致富,时任水田村支部书记的化书善敏锐地捕捉到了经济大潮即将到来的潮汛。1986年,他带领水田村建起了临沂市第一家以纺织品为主的批发市场。

  此后,经过20年的滚动发展,到2005年已经发展成为占地近2000亩,集商品市场、现代物流、进出口贸易、房地产开发、新型建材等为一身的兰田控股集团。

  当年舟车不通的四塞之崮,到如今万商云集的“物流之都”,第一批弄潮儿化书善和水田村的村民们都是临沂物流之都成长的亲历者和参与者。面对地方不断出现的“大棚底”批发市场,临沂市在2003年推出了“改造提升市场,升级商贸城”战略,该战略其中有一项重要的政策:属招商的外资可优先供地。

  化书善在这项政策中看到了商机。很快,化书善与深圳商人徐东方、肖小虹夫妇几经接洽,与徐东方夫妇的香港华药生物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华药物流园项目框架协议。

  化书善的目的是借港资拿地,享受招商引资的优惠条件,但是,随着双方合作的进展,徐东方夫妇认为其在华药物流园项目获取土地方面起了关键作用,于是不再满足于框架协议中与兰田控股达成的“二八分成”,通过协商谈判徐东方夫妇先是将分成比例调整为“三七开”,再然后,徐东方夫妇通过各种渠道施加压力,最终达成兰田控股享有55%分成、徐东方夫妇享有45%分成。但是,协议重新签订后,兰田控股派驻的管理人员仍然未能进入华药项目,项目再次大面积停工。2005年8月5日,临沂市政府召集项目双方以及商户代表参加座谈会,肖小虹拒绝把项目主导权交由兰田控股操作。

  在银行催贷等压力下,兰田控股以徐、肖夫妇挪用巨额资金为由向当地司法机构乃至公安部经侦局进行控告。2005年9月26日,临沂市政法委牵头公、检、法和纪委组成联合专案组,同时将化书善夫妇和肖小虹夫妇抓捕关押。一场由合作而引起的商业纠纷最终演变成了一场刑事案件。

  获多项罪名是从内部作证

  2005年10月,临沂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启动对化书善、徐东方夫妇互相举报的侦查。此时,身陷囹圄的化书善书面“委托”王士岭主持兰田控股的工作。

  王士岭是1990年8月被化书善从郑旺苎麻脱胶厂聘任到当时的兰田集团任董事兼副总经理的。

  2005年11月,在未办理任何手续并被羁押了59天后,临沂市人大常委会罢免了化书善山东省第十届人大代表资格。2006年6月3日,临沂市政法委协调临沂市检察院反贪局大要案组成立专案组,以兰田控股、化书善涉嫌“行贿”进行查处,但后期罪名均不成立。在被临沂市检察院侦查期间,化书善再次“被要求”书面“委托”王士岭主持兰田工作。

  此后,化书善被指控涉嫌“诈骗、非法吸储、挪用资金”等九项罪名。但在2009年10月19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临刑二终字第159号《刑事判决书》改判兰田控股“逃税罪、虚报注册资本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成立,对兰田控股判处单位罚金1695万元;对化书善“逃税罪”的个人罚金2405万元;数罪并罚合并执行15年。陆文贞(化书善之妻)以“挪用资金罪”被判刑三年、缓刑五年。而徐东方、肖小虹夫妇在2009年7月二审以“挪用资金罪”分别被判刑7年和10年。

  在对化书善的“挪用资金罪”指控中,已经被化书善书面委托主持兰田控股的王士岭,给侦查机关出具了一份超市借款材料证明化书善挪用资金。这家超市是郭学艺租赁兰田控股房产,按照兰田控股的规划要求开设。这份借款材料王士岭和其分管的家电厨卫市场经理顾怀良一起向化书善汇报过。这部分费用是下属公司出面替他人申请的借款。法律卷宗显示,郭学艺称因兰田集团电子商品营业楼经营不下去,顾怀良找郭学艺,想让他租下来搞个超市。郭学艺同意但提出向兰田控股借款100万元。王士岭将其分管的工作责任转嫁到化书善承担。

  化书善入狱的另一个罪名是“逃税”,但他认为其实是“欠税”。因为2005年6月,兰山地税局和兰山办事处共同召集“欠税督交专题会议”。会后,化书善安排公司财务总监韩伟与兰山地税局对接,商榷兰田控股上交欠税批次和数量。王士岭作为董事,是前述情况的知情人员。判决书显示,韩伟作证称,“我来集团之前,化书善都有安排,偷税行为已出现了,我来之后也改变不了,我得听化书善的……”该证词成为原审法院认定兰田控股和化书善逃税的主要证据。

  庭审卷宗还显示,韩伟在2008年3月25日陈述“一直到2005年公司出事前,税务机关都是给兰田集团下达定额指标”。化书善告诉记者:兰山地税局历年对包括兰田在内的纳税企业,采取的缴税方式是年初核定缴税数额,来年4月左右再混算清缴查账,对已缴清当年核定税款、查账后应当补缴的税款允许拖欠。王士岭只要向办案人员提出兰田控股参加欠税督交专题会议”,办案人员应该会查明兰田到底是“欠税”还是“逃税”。

  但是,在兰田控股,无论是王士岭还是其他人员,无人向办案人员提出兰田控股参加“欠税督交专题会议”的相关材料。2006年11月,临沂市地税稽查局裁定兰田控股逃税。

  在多年后化书善的申诉中,虽时任官员已经几经变更,但有两位当时参会人出具证据,证明当时有官员和包括兰田控股在内的企业代表共约30人参加了这次“欠税督交专题会议”。

  2016年3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化书善申诉一案”再审。公诉人就“逃税”一事辩称,“兰田集团没能按时交纳逃税罚金和滞纳金,再审申诉人不能受益于"刑法修正案七"所豁免的刑责”。按照“刑法修正案七”规定,只要兰田公司缴纳“漏税”款项,化书善的该项罪名也无法认定。而此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变更为王士岭,化书善的股权已经被以870万元强行“拍卖”给“兰山资产管理公司”,化已经没有任何资格控制公司。而已经被王士岭控制的兰田控股直到现在也没有将该笔“逃税”的款项缴纳,化书善的“逃税”在再审中被“坐实”。

  繁杂的股权变更后高管财富剧增

  化书善身陷囹圄在押后,曾于2007年12月28日通过律师捎信,让自己女儿代行其在兰田控股的10%持股权益。此时,主持兰田控股全面工作的王士岭给予回复称:“公司经研究对信上提出的事情不同意”。也就是在这一天,根据兰田控股董事会会议纪要显示,包括化绍权、韩伟、孙如昕三人在内以“董事会决议”名义签字,选举王士岭为兰田控股董事长并变更“法定代表人”,而化绍权、韩伟、孙如昕此时却根本不是兰田控股的董事会成员。

  2007年12月29日,在没有履行任何罢免程序的情况下,兰田控股变更工商登记,董事长由化书善变更为王士岭。未经股东大会选举,将化绍权等三人登记为兰田控股董事。化书善认为这一系列变动违反公司法和兰田公司章程。

  2008年的最后一天,化书善在羁押期间,王士岭陪临沂市、区、办事处相关领导在临沭法院与化书善见面。兰山办事处一位副主任称,为筹划兰田控股上市、理顺股权结构,建议化书善把10%股份转给王士岭代管。化书善拒绝了这一要求。

  根据会见谈话记录,2009年11月27日,王士岭等原董事成员到狱中会见化书善。化嘱咐,“公司特殊时期,董事长和总经理职位应当分权制衡兼任,并提出总经理人选;对公司原留存、回购股份不能动”。但是,2010年底,王士岭让自己的儿子王清东进入兰田控股成为董事成员兼任总经理。

  其实,兰田控股是一家由临沂市兰山区水田居民持股会持股42%的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的创始人化书善在公司成立时,就设置了这一公司股权结构,目的是让水田村的村民们都能享受到公司发展所能带来的红利。

  根据兰山办事处《关于水田居委企业改制分离中有关问题的意见》第三条,“在资产分配中,为增强股份制企业的发展后劲,经居民代表会讨论通过后,可以从总资产中留出部分作为股份制公司的公积金”文件精神,兰田集团和水田居委会共同出台了“关于兰田集团总公司经营管理层权益分配的决议”。最终确定“居民持股会”享权占股42%;创始人占股10%;包括王士岭在内的69名经营层股东占股27.479%;公司改制回购72名股东占股9.72%和备存股份10.801%共计占股20.521%留作公司公积金。

  2001年8月30日,兰田控股的前身山东兰田集团有限公司经兰山区体改委批复实行居企分离改制,登记为注册资本8千万(元、股)。王士岭持有公司股份1.6%。

  2010年3月《博尔信评估报告书》显示山东兰田集团有限公司资产11亿元,按此评估,兰田集团改制时留作20.521%的公积金股份价值2.26亿元之多。根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2011年6月,王士岭等人把公司20.521%自持股以不足一千万元价格转至18人名下。此事集团监事长何彦军却并不知情,也未召开股东会进行相应说明。这其中,原来登记在陆文贞名下的8%自持股未经代持人签字同意也被变更登记。交易完成后,八名董事总占股32.74%,其中王士岭占股12.78%、其子王清东占股1.65%。

  《新京报》“经济探针”曾梳理兰田控股股权变更的轨迹:工商登记显示,2011年6月27日,临沂瑞兴市场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瑞兴公司”)注资成立,王士岭等18名自然人出资1470万元占股49%,兰田控股出资1530万元占股51%,这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都是王士岭。其中王士岭注资350万元占股11.67%,其子王清东注资130万元占股4.33%,其外甥孟宪伟注资35万元占股1.17%,会计丰茂臣交现70万元占股2.33%。

  王士岭等人将原属兰田控股100%投资的十余个市场项目重新装入瑞兴公司。天眼查显示,居民股东名下42%占股实际在该公司仅占21.42%,其父子在瑞兴公司占比持股则超过全体居民股东达到23.36%。

  事实上,王士岭等人占有兰田控股总股本65%的权益,对应占有兰田溢价资产达到10余亿元。

  化书善告诉记者,这等于王士岭等人从原本包括居民股东在内共占股52%的他人权益中,又剥离拿走了49%约占总股本17%(52%×49%×2/3)的对应资产,致居民股东名下42%占股实际已被稀释仅剩28.27%,而王士岭等人则事实占有了总股本65%(48%+17%)的权益,其中仅侵贪占股就达到39.021%{20.521%+17%+1.5%(刘新某等小股东占股)}。

  因此,无论是按2010年3月评估资产11亿元,亦或按现今市价资产30亿元计算,王士岭等人侵贪股份资产加历年分红总额已达5—13亿元之巨。

  582名居民股东希望立案侦查真相

  从2005年化书善与港商双双落狱,到2018年5月刑满释放,让化书善无法理解的是,2005年时已经发展成为占地近2000亩,集商品市场、现代物流、进出口贸易、房地产开发、新型建材等为一身的兰田控股,经历十余年的时间,王士岭控制下的兰田控股,没有为企业的长远发展购置储备土地,反而将兰田控股的最优质土地转卖360亩。

  其中涑堤南路两侧占地170亩分别转卖他人建起台湾城和多乐汇商城;另将建设集团预制场17亩、租赁站20亩、钢结构厂120亩转卖他人建成市场、加油站和华源锅炉厂;还将五金市场宗地20亩、配载公司卸货场10亩转卖他人建起广和国际大厦和怡景丽家家居城。兰田加油站10亩卖给个人建成了至今烂尾的“临沂世纪城”。

  2009年9月2日,兰田集团所属的山东金兰现代物流发展有限公司发生重大爆炸燃烧事故,造成18人死亡,10多人受伤。此后,事故责任追究,兰田集团的法人、董事长、未缴清企业欠税的王士岭却丝毫未受到影响,反而先后成为了临沂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山东省道德模范、山东省党代表、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等等头衔。

  曾经最早建设批发市场,成为当地物流批发领头羊的水田村,无论是居民们的福利还是居住环境曾让周边村民们羡慕不已,如今与周边相比已经远远落在后边。水田村的荣誉和优越已经成为历史,与之相反的是,兰田控股董事长王士岭个人却是获取了无数的荣誉。

  化书善出狱后,梳理、收集证据,书写兰田控股以及他与王士岭过往的恩怨纠葛,几乎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化书善认为,老板坐牢十多年,而招聘来的“管家”最后却成功上位,在他落难的时刻,王士岭应该感恩图报,但最终却“落井下石”。另外,化书善还收集到新的证据,向最高法申诉并正在履行相关程序,他相信无论是他自己的问题还是王士岭的问题,最终都要靠法律去解决。

  另一个层面显示,临沂市城建执法局赵某、血站付某等人因涉牵兰田控股行贿被判刑十年以上。近期一批牵涉官员正在浮出水面,因被举报的原临沂市常务副市长、后调任山东省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的李沂明2019年 4月11日在其办公室割腕自杀身亡;原兰山区政法委书记、常务副区长、商城管委会书记顾文明被调查期间8月4日病亡看守所……这些,使兰田控股背后的官场正拨开迷雾。

  针对化书善所述,和兰田控股582名居民股东多次进京进行刑事控告王士岭涉嫌侵吞集体财产,职务侵占等问题,兰山区委一名官员告诉采访的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王士岭的问题,区政府成立有调查组,但调查组的组长现在已经调离,现在应该已经找不到人员在办公,之所以王士岭的问题迟迟没有启动立案调查程序,是因为考虑到水田村众多村民吃饭的问题,当年兰田集团的创始人化书善被查关进监狱后,兰田集团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现在,区委区政府担心王士岭被查后,兰田集团会重蹈当年化书善被查后的覆辙。

  兰田控股的股权变更中,王士岭等人是否涉嫌侵吞集体财产?众多居民股东的利益是否被侵占、稀释?在股权变更中,王士岭等人是否涉嫌职务侵占中饱私囊?这一切,582名居民股东亟待一个公正的答案,21名股东代表表示,当地政府如果继续以调查组的名义阻挠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他们将继续控告下去。对此,记者也将继续关注。